Libra面對嚴苛的監管 是否已經無計可施?

來源:885財經 2019-12-11 09:58:17 收藏(0 評論(0 點贊(0
摘要:在今年的6月份,Facebook聯合全球27個行業巨頭共同發布了《Libra白皮書》,宣布了,Facebook聯合全球27個行業巨頭共同發布了《Libra白皮書》。改消息一出,引發了各界的關注。

        在今年的6月份,Facebook聯合全球27個行業巨頭共同發布了《Libra白皮書》,宣布了,Facebook聯合全球27個行業巨頭共同發布了《Libra白皮書》。改消息一出,引發了各界的關注。

uploads/1211/157602933853553442.png

      作為《比較》雜志的研究部主管,我自然也不能免俗。在我的建議之下,雜志社決定立即聯系、組織十余位區塊鏈與數字貨幣領域的專家共同編寫一部關于Libra的圖書。編寫項目開啟之后,各種波折、意外就接連紛至沓來,原定的出版計劃不得不一拖再拖。直到前幾天,這部名為《讀懂Libra》的小書才終于出版面市。

  在新書發布會之后,我長長出了一口氣,順手寫了一些感受,發了一個朋友圈。不出意外,這條朋友圈收獲了很多的點贊和評論。在評論中,除了一些客套的溢美之詞外,還有不少質疑。例如,一條評論就寫道:“這書倒是好書,作者也很不錯,但出版的真不是時候。現在Libra項目都快黃了,這書怎么還能有人買?”

  那么,Libra是否真像這條評論的作者所想的那樣,快要“黃”了呢?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

  對Libra憂慮的兩個重要原因

  很多人認為Libra項目的前景堪憂,其中最關鍵的原因可以歸納為兩點:“監管難以逾越”和“成員分崩離析”。

  監管是Libra項目目前所面對的主要外部壓力。很多證據表明,目前各國政府和監管機構的態度正在朝著對Libra十分不利的方向發展。

  作為一種全新的金融創造,Libra從一開始就注定了必須要面對監管這把懸在它頭頂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為了Libra可以順利推出,早在項目正式宣布之前,作為項目牽頭者的Facebook就和各國的監管機構進行了很多接觸,希望可以通過游說讓這些機構能夠對Libra網開一面。然而,這些游說活動似乎并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在《Libra白皮書》推出之后,各國的監管機構都紛紛對這一項目表示了反對或質疑。

  先看美國。相比于世界其他各國,美國對于Libra的態度一度是比較包容的。6月19日,也就是Libra項目“官宣”的第二天,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就曾為Libra站過一把臺。當時,鮑威爾曾明確表示并不太擔心美國央行會因數字貨幣或加密貨幣而無法再執行貨幣政策,并聲明美聯儲不會將監管Face-book的Libra項目納入議程,也不具備此類權力,只有當它涉及消費者保護和洗錢時,才會進入其管轄。然而,不久之后,這位力挺Libra的美聯儲主席的畫風就發生了明顯的變化。在9月的一次發言中,鮑威爾再次論及Libra項目,此時言論就已經變成了“(Libra可能)很快具有系統重要性,必須滿足最高的監管標準和監督期望”。在此后的發言中,鮑威爾對Libra的態度則更是進一步趨于謹慎。到了10月,他已經轉而明確認為Libra恐怕很難在近期獲準推出。除了鮑威爾的態度外,美聯儲官方文件中體現的態度也值得玩味。11月16日,美聯儲發布了《金融穩定報告》,并在報告中對Libra專門進行了分析。這份報告認為和全球穩定幣計劃一樣,Libra具有迅速被廣泛采用的潛力,如果設計和監管得當,由 Facebook領導的穩定幣 Libra項目可成為“新的交易媒介”。但如果設計和監管不當,穩定幣可能會對金融穩定構成風險,比如無法按需將穩定幣轉換為本國貨幣或無法按時結算付款。

  相比于美聯儲,其他美國政府機構對于Libra的態度要負面得多。例如,在Libra項目公開后不久,美國財長姆努欽就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Libra可能被洗錢或被恐怖分子利用,已經涉及了國家安全問題,因此財政部的金融犯罪執法網絡將對其加密貨幣的交易實施最高檢查標準。在10月22日國會對Facebook的聽證會之后,姆努欽更是向媒體宣布,目前Libra發行時機并不成熟,已經通知Facebook暫緩這一項目。

  根據美聯儲對Libra措辭的微妙變化,以及姆努欽等官員的言論,很多人都推測Libra項目要在美國獲得通過將會十分困難。

  再看歐洲的態度。與美國相比,歐洲對于Libra的態度要激烈得多。在Libra項目公開之后,歐洲央行執行董事會成員伯努瓦·克萊就表態稱:“這太危險了,我們必須比迄今為止所能做的更快地采取行動。”法國經濟和財政部長布魯諾·勒梅爾則表示:“我要確保Facebook的Libra項目不會成為可以與國家貨幣競爭的主權貨幣。因為我永遠不會接受公司成為私人王國。”德國方面雖然沒有官員進行嚴厲的表態,但卻在6月份公布的區塊鏈戰略草案中明確指出了政府不會容忍Facebook主導的Libra這樣的穩定幣對國家財政造成威脅。

  在亞洲,日本、韓國、新加坡等國家雖然并沒有明確表明對Libra的抵制,但也都在具體的政策層面對其采取了限制。

  綜合以上情況,Libra所面臨的監管壓力可謂著實不小,要想平安度過也是確實不易。

  再看成員。如果說,監管是一種來自外部的壓力,那么內部成員的離心就是一種源自內部的阻力。6月18日,聯合發布《Libra白皮書》的有28個企業。但項目還沒正式啟動,Paypal、Master-card、Visa、eBay、Stripe、Mercado Pago、BookingsHoldings等七家企業就先后“退群”了。很多媒體在對此進行報道時,都用了“崩潰”、“垮塌”、“分崩離析”這樣的詞匯。如果這些報道的觀點屬實,那么Libra項目的內部問題就可想而知了。

  一些人認為,現在的Libra外部要面臨巨大壓力,內部還要防止崩潰,大有“漏船載酒泛中流”之勢,失敗是遲早的問題。但是,只要我們對這些現象進行深入分析,就會發現Libra的情況可能未必有這么糟。

  監管嚴苛,但未必無計可施

  誠然,目前Libra確實在各國都遭遇了巨大的監管壓力,但這并不意味著它已經無路可走。

  還是先看美國。盡管政府和監管機構對于Libra的態度看似嚴厲,但只要細細體會,就不難發現Libra在美國獲準通過絕非沒有可能。

  與Libra的生死關系最為密切的機構是美聯儲。雖然聯儲和鮑威爾本人對于Libra的態度從開始時的力挺轉向了謹慎,對于Libra獲得核準通過的難度進行了很多強調,卻一直沒有對Libra一棍子打死。事實上,鮑威爾個人對于Libra一直十分認可,甚至作為證人參加了國會對Facebook的聽證會,并在會上論證了Libra的價值。而在《金融穩定報告》中,盡管提到了推廣Libra可能帶來的風險,但與此同時也肯定了Libra的價值——甚至從總體基調上看,正面的態度還要更多一些。這些信息都表明,在美聯儲的層面,Li-bra所遇到的阻力很可能不會像人們想象中的那么大。

  至于財政部和其他機構,雖然它們對于Libra的批評非常激烈,但其實這些批評所針對的問題都比較集中,即認為Libra可能會助長洗錢、走私、恐怖襲擊等犯罪行為。這意味著,如果Libra能夠配合這些機構比較好地解決這些問題,來自它們的阻力就會迎刃而解。而要做到這一點,其實并不是很難。Libra是基于區塊鏈技術的,區塊鏈技術本身具有很強的可追蹤性。只要Libra在系統上略微做一些改動,就完全可以在交易者之間實現匿名的同時,讓監管機構有效掌握資金的流向,從而有效遏制相關犯罪行為的產生。從某種意義上看,在Libra系統中實現這一切,甚至要比在傳統的貨幣體系下更為容易。

  再看美國以外的世界各國。應當承認,Libra要在這些地方獲得通過,要遠比在美國困難。相比于美國,歐洲對于像Facebook這樣的大型企業的疑慮要嚴重得多,這讓它們很難接受由這些企業發行的加密貨幣。更為重要的是,與擁有美元霸權的美國不同,Libra的發行對各國帶來的貨幣主權挑戰將會十分強烈,這就注定了它們對于Libra自然會抵觸。從這個意義上講,Libra要在全世界范圍內獲得認可的確近似于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不過,各國的阻力所影響的,僅僅是Libra推出之后各國對于它的接受。對于Libra能否推出這點,它們的態度并不具有決定性的作用。與Libra推出有直接關系的,主要還是它所掛鉤的幾大貨幣的發行國(或地區),即美國、歐盟、英國、日本和新加坡。美國的態度,前面已經討論了,問題應該不大,英國的態度也一直比較開放,因此剩下的問題就在歐盟、日本和新加坡。當然,Libra要同時在這三個國家(地區)獲得核準,依然是比較困難的,尤其是歐盟,阻力可能會非常大。事實上,正是因為這點,很多人才認為Libra很難被核準。

  但如果我們換一個角度看這個問題,那么情況就會十分不一樣了。根據現在的設計,Libra會和五種貨幣資產掛鉤,但它必須要這么做嗎?從作為穩定幣本身的要求看,它并沒有這樣的內在要求。在現實中,像USDT等穩定幣,就采用了美元作為單一的掛鉤貨幣。區塊鏈和數字貨幣研究者鄒傳偉就曾說過,如果將Libra獲得五國貨幣當局和監管機構核準的難度作為十,那么獲得一國貨幣當局和監管機構核準的難度就只有一。從這個角度看,在形勢不利的前提下,Libra完全可以放棄現有的掛鉤一籃子貨幣的構想,轉而采用更為簡單的直接掛鉤美元的方案。通過這種方案,它就可以相對簡單地解決“出生證”問題,盡快上線。

  當然,放棄掛鉤多貨幣,只掛鉤美元的方案只是一種極端的思路。但如果這種可能存在,那么Libra就可以用它和各國進行談判。可以預測,一旦Libra成功啟動,憑借Facebook的巨大用戶量,它會順利擴展成為在世界范圍內十分有影響的一種加密貨幣。到時候,無論各國是否正式對其接受,它對各國的貨幣和金融體系都會造成實實在在的沖擊。想象一下比特幣吧,那只是一種十分小眾的加密幣,已經在全球鬧得沸沸揚揚。Libra的潛在用戶可能要比比特幣高出幾個數量級,其影響也就可想而知。如果各國監管機構考慮到了這一情況,就有可能放棄對Libra堅決抵制的態度,轉而采用一種更為務實的談判態度,在附加監管條件的基礎上對Li-bra審核通過。從這個角度看,Libra要獲得世界各國監管機構的認可雖然并不那么容易,但也絕非沒有可能。

  即使Facebook“退群”,

  Libra也可以繼續

  從表面上看,Libra協會確實面臨著極為嚴峻的成員流失。但細細觀察之下,現有的成員流失對于Libra項目的推進來說,可能非但不是壞事,反而會是一個利好。

  我們看到,目前“退群”的幾個創始成員,多是從事支付業務的。這類企業受到的政策監管較多,對于監管的反應也比較敏感。考慮到目前各國監管壓力的趨緊,它們的退出情有可原。從業務角度看,它們退出帶來的直接影響可能并不大。Libra本來就是要建立一套新的支付體系,從某種意義上講,是和目前退出的這些企業有著競爭關系的,而這些企業當時加入進來,也是本著“打不過就談和”的態度,試圖通過主動爭取來在Libra體系中分一杯羹。而從監管角度看,這些重點監管對象的退出,多少能夠打消一些監管機構對于Libra的疑慮,因此對于Libra的嚴格監管態度也可能會隨之有一些松動。

  再看剩下的成員。所謂“大浪淘盡始見金”,與那些懼怕金融監管的退出者相比,剩余成員在業務上對于監管的敏感性較弱,因此對于可能的嚴監管具有比較強的抗壓性。與此同時,它們對于通過Libra來發展用戶、擴展用戶的訴求則比較強烈,因此推進Libra建設的激勵也會比較大、行動也會比較堅決。

  這里需要強調的一點是,在Libra協會發起之后,Libra項目就不是由某一個或幾個企業推行的了。理論上,只要這個協會還存在,Libra項目就還持續著。這就好像現實中的一個公司不會由幾個大股東的退出而解散一樣。極端的,我們甚至可以預計這樣一種情況,作為Libra協會發起者的Facebook也可能在未來的某一天“退群”,但這依然不會殺死Libra項目本身。事實上,Facebook退出雖然聽起來荒謬,但從技術上是相當可行的。從輿論上看,目前Facebook確實處于風口浪尖,“劍橋分析事件”的持續發酵,以及反壟斷調查都讓其面臨著巨大的壓力。盡管從Facebook的角度看,大力推出Libra項目的一個重要考慮就是對沖輿論風險,為其重塑公眾形象,但如果這一思路行不通,或者甚至起到了反作用,那么將Facebook和Libra繼續捆綁在一起就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因此,在某個可能的時間,Facebook就有可能在表面上退出Libra項目,轉而在暗中支持。只要Libra可以成功降生,Facebook就能夠讓它通過自己既有的用戶網絡迅速成長,這一點和直接參與并沒有本質的不同,但監管壓力卻會小得多。Face-book信息產品主管大衛·馬庫斯(DavidMarcus)在國會的聽證會上曾說過,在解決所有潛在問題并獲得批準之前,Facebook不會推出Libra。當時很多人都將其解讀為是Facebook向監管低頭認慫了。但細細品味,就不難發現這句話其實有著弦外之音。既然Libra項目已經不是Facebook一家的,為什么要強調Facebook不會推出Libra呢?一種可能的解釋就是,他要告訴監管機構,這事即使Facebook不做,也會有人做。如果是這樣,那么這話就一點也不慫,反而是十分強硬了。

  現實中的Libra項目怎么樣了

  結束了對Libra項目前景的理論探討后,讓我們再來看看這個項目的實際進展究竟如何了。雖然在監管等因素的干擾下,項目的推進似乎遭受了不小的挫折,但從操作上看,整個項目的推進依然是在有條不紊地進行。

  首先是組織建設。10月15日,Libra協會的21家創始會員簽署了Libra協會章程,并正式成立了協會理事會。當天,理事會還舉行了首次會議,共同任命了董事會,并投票選舉了協會的執行團隊。

  正如我們前面指出的,在《Libra白皮書》發布時,所謂的28個發起成員只是簽署了一份加入協會的意向書,并沒有正式簽署協議,更沒有建立進一步的組織架構。也正是這個原因,其中的七個發起成員才得以在中途很容易地“退群”。而在協會正式成立之后,所有成員的角色就從原本打打鬧鬧“過家家”變成了正式“過日子”,和Libra相關的工作也就可以正式開展和推進了。

  其次是技術建設。10月2日,Libra官網上正式發布了“Libra主網路線圖”。根據這份路線圖,在Libra主網正式上線之前,將會經歷四個階段。在第一個階段,項目將主要在AWS、GCP、Azure等云平臺上進行;在第二階段,數字貨幣錢包Calibra將接管大部分工作;在三四階段,Libra測試網絡(LibraTestnet)將全面上線,最后,在測試完成后,Libra主網(LibraMainnet)將會全面上線。根據“路線圖”的介紹,在第一階段,將有五個驗證者節點被完整部署,到第四階段結束,節點數目將會達到一百個。隨著節點的部署,Libra將逐漸完成從私有鏈向公有鏈的過渡。

  再次是對監管的應對。目前,嚴峻的監管形勢是Libra的最大麻煩。為了解決這個麻煩,Libra協會也正在積極應對。針對各國關于金融穩定監管的要求,Libra協會于9月11日向瑞士金融市場監督管理局(FINMA)提交了“在瑞士監管法律下發行穩定幣的評估請求”以及支付系統牌照的申請;9月16日,Libra作為代表參與了在瑞士巴塞爾與國際清算行(BIS)下設的支付及市場基礎設施委員會;10月23日,扎克伯格在美國國會的聽證會上積極承諾,Li-bra會與監管機構合作,確保符合反洗錢和反恐怖主義融資的要求……所有的這些努力,都旨在讓Libra能夠滿足金融穩定監管的要求。針對各國對于Libra會挑戰貨幣主權的疑慮,大衛·馬庫斯等人在眾多場合都表態,Libra不會對主權貨幣造成沖擊。而扎克伯格則在國會的聽證會上指出,Libra將會維護美元的主權貨幣地位,為了做到這點,可能會進一步提升與美元掛鉤的程度。針對隱私方面的質疑,Libra則采取了與Facebook相切割的態度,反復強調Calibra不會出售用戶數據,也不會提供給第三方作為信貸決策。

  綜合以上三個方面,我們可以看到:盡管遭受了挫折,但Libra項目并沒有停滯。相反,它在組織、技術,以及應對監管方面都作了很多的推進。從這個角度看,擔心Libra項目會在監管壓力之下變“黃”,恐怕只是一些觀察者們的一廂情愿。

  應該怎樣對待Libra

  在前幾天的《讀懂Libra》新書發布會上,有一位資深的數字貨幣專家發表了這樣一個觀點:我們一直認為Libra是一個全新的東西,但如果我們真把Libra的要素拆開看,它其實并沒有那么新。說Libra用了區塊鏈,但比特幣早用了;說Libra是穩定幣,但USDT等穩定幣也早已推出,并已經廣泛應用了;說Libra做了跨境支付,但Ripple幣也早有了這個功能,只不過它一直很低調,甚至都不承認自己是一種數字貨幣。如果我們看到了這些,就會發現,其實從本質上看,Libra并沒有提供什么新的東西。它的作用更多類似于一個“鬧鐘”,告訴了我們這個世界,隨著技術的推進,整個金融業正在發生迅速的改變。如果不去迎接這個改變,就會被改變的世界所淘汰。

  我個人非常認同這位專家的意見。確實,無論是從技術角度,還是金融角度看,Libra都談不上什么橫空出世的創新,它所蘊含的所有因素都是現在已經存在的。從這個角度看,目前各國對于Libra的態度可能是過于嚴苛了。事實上,即使這次Libra項目因為阻撓而未能推進,一個個類似Libra的項目也可能馬上隨之推出,只不過它們可能不再會采用像Libra這樣高調的態度,而可能會采用類似比特幣、Ripple幣等低調、務實的做法。在這種條件下,就算我們現在能躲過Libra的沖擊,也躲不開這一系列金融創新的沖擊。

  一旦想明白了這一點,各國政府和金融監管機構就很可能放棄現在以堵為主的態度,轉而用疏導的方式,在監管的前提下接受Libra,并同時推出自有的央行數字貨幣與之對抗。因此,從我個人的觀點看,Libra,或者一種類似Libra的私人穩定幣的出現,幾乎只是一個時間問題。對于它,我們應該提早做好政策預案。

  這里需要強調的是,關于Libra,目前的政策研究者通常只把注意力集中在它“幣”的層面,所有相關的政策探討也都是在這個層面上展開的。但這其實是不對的。Libra當然是一種“幣”,但它更是一條“鏈”,是一種通用的金融基礎設施。即使受制于各國的政策,Libra作為“幣”的功能未必能很好地全面發揮作用,但一旦它的網絡建成,人們就可以在這條“鏈”上重新構造各種金融產品。它們加總在一起,將可能對全球的金融體系產生巨大的影響。

      考慮到以上的點,我們對Libra的分析和認識就依然是十分初步的,為對他進行正確的蘋果,之后還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


八八伍財經

關注885財經微信公眾號 領取更多股票漲停策略

專心 專業 專注;穿越牛熊 放心賺錢

885財經
相關文章

熱門詞條

熱門推薦

熱門要聞

熱門企業

財經學堂

分享到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陕西11选5开奖结果